Theo the Leo

關於部落格
花非花,霧非霧,夜半來,天明去,
來如春夢不多時,去似朝雲無覓處。
  • 1182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演員娜塔莉波曼2015年哈佛大學畢業演講

資料來源:https://www.smartlinkin.com.tw/article/1142

SmartLinkin:從11歲開始即踏入好萊塢的女星娜塔莉波曼(Natalie Portman),當年頂著童星光環接演《終極追殺令》(Leon)而開始備受關注;2003年更以優異成績自哈佛大學心理系畢業;2011年再因詮釋電影《黑天鵝》(Black Swan)裡人格分裂的芭蕾舞者,勇奪第83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;近期更升格擔任導演,赴以色列拍攝電影《愛與黑暗的故事》(A Tale of Love and Darkness)。頂著名校光環、才貌兼具的娜塔莉波曼,看似人生勝利組,但背後卻有一段鮮為人知的蛻變歷程。

 

五月底,她受邀重返母校哈佛大學擔任畢業典禮演說嘉賓。她分享從小就有好成績的她,是高中同學們眼中不折不扣的「書呆子」,當年頂著明星光環考進哈佛時,週遭人都質疑她只是靠「名氣」而被錄取,她也因此開始自我懷疑、缺乏自信,試圖迎合世俗的期待、標準及價值,找尋他人眼中有意義的事。終於,她花了四年時間,找到自己的價值與定位,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。

 

當眾人告訴她接演《黑天鵝》是一個冒險時,她卻毫不猶豫地接下這個挑戰,因為她沒想過自己的底線在哪,也壓根兒沒有準備,但這一戰卻幫助她創下電影生涯的最高峰。她鼓勵畢業生們:「善用你們現在對自己『無所懷疑』這點,將『缺乏經驗』視為你最大的財富,因為它將引領你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。」這不僅鼓勵所有社會新鮮人,亦點醒所有職場工作者,勇於選你所愛,為自己的人生而活。以下是SmartLinkin的演講翻譯:

 

各位2015年的畢業生們,大家好!

 

我很榮幸今天能來到這裡,這真的是我受邀做過最令人開心的事情之一。

 

首先,我必須承認也無法否認,因為維基解密發布的Sony駭客資料中已經公開。當初收到邀請函時,我回覆:「哇!太棒了!我想我需要找幾個有趣的寫手來幫我代筆,有什麼好點子嗎?」這段回覆背後的原因是,在我畢業那天,我們有幸邀請到Will Ferrell(美國知名演員)來演講,但當時許多同學仍宿醉未醒或情緒亢奮,只有傻笑著。我必須承認,雖然已經畢業了12年,但我仍對於自己的價值感到毫無自信,我必須提醒我自己,你們今天在這裡是有原因的。

 

今天,我感覺像是回到了1999年,當時我還是個大一新生的時候,令我震驚的是,當時你們才正讀幼稚園呢!我覺得肯定哪裡出了錯,我認為我不夠聰明足以來到這裡,每當我開口想說話時,就必須證明我不只是個愚蠢的女演員。所以先和各位說聲抱歉,我今天的演講不會太搞笑,因為我不是個喜劇演員,也沒有找寫手來代筆。

 

「不自信」與「缺乏經驗」,將助你拋開束縛,走出屬於自己的路

 

我今天想告訴你們的是,哈佛明天就會頒給你們畢業證書了,你們在這裡是有原因的。有時你的「不自信」與「缺乏經驗」,可能會使得你去迎合他人的期待、標準或價值,但你們反而可利用「缺乏經驗」,去開創屬於自己的路,一條拋開「事情應該怎麼做」的束縛之路,一條由你自己決定其理由的路。

 

前幾天我帶著年近四歲的兒子去遊樂園玩,我看著他非常專注地玩著街機遊戲,把球投向標靶。身為一個猶太裔的母親,我已經開始想像他是個投球精準、有著強壯手臂、十分專注的大聯盟球員。但後來我才明白,他玩投球遊戲是想將那些贏得的票券,換取劣質的塑膠玩具,而這份獎勵所帶來的興奮感遠大於遊戲本身。我當然希望能鼓勵他享受這遊戲所帶來的快樂與挑戰,不斷地練習而進步,獲得把事情做好而帶來的滿足感,甚至是完成遊戲目標時伴隨的那份成就感,但這些都比不上一個便宜的塑膠小玩偶,也就是這個遊戲的獎勵品。

 

從孩子的自然反應中,我們看見自己與生俱來的天性。我從他身上看見自己,或許你們也是。「獎勵」一直被視為虛擬的偶像來崇拜,聲望、財富、名譽、權力,就算沒有碰到全部,你們將來也會置身於其中一部分。當然,我今天能受邀來此演講的部分原因,除了我很自豪自己是哈佛校友以外,也因為我獲得了某些令人夢寐以求的玩具,其中包括一件並非塑膠製、也不粗糙的玩具,那就是奧斯卡小金人。

 

所以,我們經常在畢業演講時,聽到那些成功人士們分享,成功的碩果並不總是那麼值得信任。但我認為這個矛盾是可被調整且具啟發性的,因為當你知道自己為何而做時,這份成果將會非常美好;反之,當你不知自己為何而做時,它可能就是個糟糕的陷阱。

 

當年進入哈佛,人們質疑是靠「名氣」而被錄取,連她也如此懷疑自己

 

我高中時就讀長島的一所公立學校,學校裡的女同學們都背Prada包、留著一頭燙直的頭髮,九歲才從康乃狄克州搬來的我,為了想融入她們,一直在模仿她們說話的口音。因為我有些年紀了,所以我讀高中時網路才剛興起,因此大部分的人不怎麼留意到我是個演員,而我在學校出名,是因為我每天都揹著比我還大的背包去上課,而且雙手總是沾滿立可白,因為我不喜歡筆記本上出現劃掉的痕跡。我甚至在畢業紀念冊裡,被評選為最有可能成為「益智比賽參賽者」的人,或者也可以說就是個「書呆子」。

 

我剛進哈佛時,也是《星際大戰首部曲》剛上映時,我知道我必須重新建立別人對我的看法。我擔心人們質疑我是靠名氣才進來哈佛,而且不配這裡嚴格的智商標準,不過這確實也與事實相距不遠。在我進來哈佛以前,從未寫過10頁的論文,我甚至不太確定我是否寫過5頁的論文。我被一位從高中名校畢業的同學淡定的眼神所驚嚇,因為他認為比起高中時期,哈佛的學業負擔容易得多!我完全無所適從,無法想像一週要讀完1,000頁的文章,或寫出50頁的論文,這對我來說根本是辦不到的事。

 

我不知道如何表達我的想法,甚至連跟自己都說不清楚。我從11歲就開始演戲,但我認為演戲並非正事也毫無意義。我來自一個書香世家,相當在意是否被人當作一回事。相較於我無法表達自己,在我大一新生訓練的第一天,有五個同學分別向我自我介紹說:「我將來會成為美國總統,請記得我今天跟你說的。」

 

正經的說,我相信他們每個人對自己的自信,就足以證明他們的預言會成真,但我卻無法改變我對自己的懷疑,因為我覺得我能進來這裡是靠名氣,這是別人看待我的方式,也是我看待自己的方式。

 

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:「我熱愛我所做的事,這是想當演員『最好的理由』。」

 

受到種種「不自信」驅使,我決定要在哈佛找點嚴肅而有意義的事來做,來改變這世界,使它變得更美好。因此,當時年僅18歲,已經演了七年戲的我,以為自己在大學裡總算找到一條更嚴肅且寓意深遠的路,所以決定在大一那年秋季選修「神經生物學」及「進階希伯來文學」課程,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嚴肅且有智慧。不用說,我兩個科目照理來說應該都被當了,但我拿到了B,直到今天,我每個週日都還要感謝神明保佑我的好成績。(眾人大笑)

 

但是,當我正為了希伯來語課及神經反應的不同機制而奮戰時,我發現我身邊的朋友正在寫關於航行的論文,以及流行文化雜誌;而教授在課堂上講授童話故事和《駭客任務》(The Matrix)。我終於明白「為了嚴肅而嚴肅」是虛榮且不可靠的,而且只是為了反駁我想像的自我而作出的行為。我當演員是有原因的,我熱愛我所做的事。我從同儕和老師們的身上理解到,這不僅是個「可被接受的理由」,也是「最好的理由」。 

 

當年畢業典禮時,我就坐在你們現在坐的地方,我花了四年的時間,試圖尋找除了演戲以外能讓我感到快樂的事,而後來我誠實面對自己:「我實在迫不及待想回去拍更多電影了!」因為我想要說更多的故事,想像過他人的生活,並幫助別人做到同樣的事,我終於找到或者可以說是重拾了我想當演員的理由。

 

你們現在已經獲得了這份獎勵,至少在明天前可獲得,而這份獎勵即是你們手中的哈佛畢業證書。但在這張證書的背後,你的理由是甚麼?我的哈佛學位對我而言,是在這裡被激發的好奇心與創造力、延續至今的友誼、Graham教授告訴我不要去描述光線如何照到花朵,而是描述花朵所映出的影子、Scarry教授說戲劇是一種宗教力量的變形、Coslin教授向我們展示視覺皮層如何靠想像而運作,雖然這些知識不一定能幫助我回答我最常問的問題,例如:「你穿的衣服是哪位設計師的作品?」、「你健身的方法是什麼?」、「能分享幾個化妝技巧嗎?」但我再也不曾因提問這些我從前可能覺得愚蠢的問題而感到尷尬,我的哈佛學位和其他獎項都是我獲得這些經歷的象徵。

 

大二那年歷經的一段黑暗期,讓她領悟從「做完就好」到「把事情做到最好」

 

木質地板的演講廳、色彩繽紛的秋葉、熱的香草托斯卡尼尼、在圖書館的椅子上閱讀著精采的小說、在學校餐廳裡邊跑邊喊著「Ooh! Ah! City Steps! City Steps! City Steps!」如今浪漫地回想起在這裡的時光是很容易的,但在這裡我也有過相當艱困的日子。

 

當時19歲的我,面臨初次分手感到心碎、吃了因有憂鬱症副作用而下架的避孕藥、在冬季浪費許多時間想念陽光,這些林林總總使我度過一段很黑暗的時光,尤其是在我大二的那年。有好幾次我在和教授會面時不禁放聲大哭,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努力而感到相當崩潰,甚至連早上要從床上爬起來都有困難。那段日子裡我對課業的座右銘是「做完就好,不用做得太好!」只要我能把功課做完,就算要我吃超大包的酸軟糖都可以,只要能寫完一份10頁的論文都好。我覺得自己完成了一件大事,我不斷地告訴自己「做完就好,不用做得太好!」

 

幾年前,我和我先生去東京玩,吃了一間非常美味的壽司店,因為我吃素,所以我不吃魚,這樣你們應該知道它到底有多好吃了!即使只是蔬菜壽司,那個味道仍是令人夢寐以求的好滋味。餐廳裡面僅有六個座位,我和先生驚呼怎麼有人能把米飯做得這麼好吃,我們想知道他們為何不開一間更大的餐廳,成為市區裡最受歡迎的餐廳?當地的朋友向我們解釋,東京裡所有頂尖的餐廳都是這麼小間,而且只作一種料理,例如:壽司、天婦羅或串燒,因為他們想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、最美,而不著重於數量多寡,而是享受追求完美所帶來的喜悅。我仍還在學習,學習把事情做好,也將永無止盡的學習。我們做某件事的喜悅、專注及追求極致,可以帶給我們服務的對象一種特定的享受。

  

拋開世俗眼光,選擇做自己熱愛的事,因為我知道我能從其中獲得有意義的經驗

 

在我的職涯生活裡,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去尋找讓自己繼續堅持的理由。我參與演出的第一部電影於1994年上映,又是一件令人驚嚇的事,因為那年你們大部分的人才出生呢!當時我才13歲,但至今我仍能一字不漏的唸出當時《紐約時報》對我的評論:「波曼小姐擺姿勢的功力遠比演戲厲害得多。」這部電影所獲得的評價很一般,票房更是慘敗,這部電影叫做《終極追殺令》。

 

20年後的今天,我已經拍了35部電影,它仍是人們最常向我提起的一部電影,他們告訴我有多愛這部電影,這部電影有多麼感人,這是他們最愛的電影。我感到很幸運,因為雖然我首次擔綱演出的電影,在一開始所獲得的評價簡直是場災難;但我也因此很早就明白,我的價值來自於電影拍攝過程所獲取的經驗,以及與人們連結的可能性,並非電影界最重視的票房收入和影評。況且,當時這些評語也可能是對作品最終價值的錯誤評斷。

 

因此,我開始只選擇自己熱愛的事去做,因為我能從中獲得有意義的經驗,而這點著實讓我身邊的人感到相當困惑,包括經紀公司、製作人和觀眾。我接演了外國獨立電影《哥雅畫作下的女孩》(Goya's Ghosts),並開始研讀藝術史,連續四個月一邊研讀一邊參觀哥雅及西班牙宗教法庭。我接著拍了動作片《V怪客》(V For Vendette),並為此學習所有關於聖戰士的資訊,他們也被稱作恐怖主義者。我和Danny McBride一起拍了喜劇《王子殿下》(Your Highness),笑了整整三個月。

 

我能決定自己的價值所在,而非讓票房或名聲來決定我的價值。當我拍《黑天鵝》時,所有的經歷都是屬於我的,我對於任何他人對我的評價已經免疫,也不在乎觀眾是否想看我演的電影。這期間對我相當有啟發的是,對於芭蕾舞者來說,一旦你的技巧達到一定純熟時,唯一能讓你與眾不同的,是你的怪異甚至是瑕疵,有一位芭蕾舞者就因為旋轉時的些微不平衡而名聲大噪。就技術上而言,你永遠不可能做到最好,因為總會有人跳得比你更高,或跳出更美麗的線條,你唯一能做到最好的就是發展自我,決定你自己的體驗,這就是《黑天鵝》想傳達的意涵。

 

導演Darren Aronofsky將我在電影裡最後一句台詞改為「真是完美!」,因為我在劇中的角色Nina,只在找到自己的完美與喜悅時,才獲得技術上的成功,而非試圖成為他人眼中的完美。所以,當《黑天鵝》票房大賣時,我也開始獲得許多讚美,我對於這部片能觸動人心感到十分榮幸和感激,但我也早已建立自己的核心價值,也不受他人評價的影響。

 

決定接演《黑天鵝》不是因為膽識,而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?

 

大家告訴我拍攝《黑天鵝》是一個冒險,因為要詮釋一個專業的芭蕾舞者是相當大的挑戰。但促使我決定接演的不是勇氣或膽識,而是因為我不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,我也壓根兒沒有準備。「缺乏經驗」這點讓我在大學時對自己感到不自信,使得我想遵循他人的遊戲規則;而今,它卻讓我勇於接受挑戰,我甚至沒察覺到這是個挑戰。

 

當導演Darren問我是否能跳芭蕾舞時,我告訴他我就是個芭蕾舞者,當時我真的是這麼認為。當準備開始拍攝時我才發現,距離成為一個真正的芭蕾舞者,我還差15年的功力呢!這使得我必須投入數百萬倍的努力,當然最終的成果也得歸功於電影特效及替身的幫忙。但最重要的是,若當時我知道自己的侷限在哪,我絕不會冒這個險接演這部戲;然而,這個冒險卻為我個人的電影生涯帶來最美好的體驗,我不僅感到從容自在,還在拍攝期間遇見了我的先生。

 

同樣的,我剛執導了我的第一部處女座《愛與黑暗的故事》,我對於拍電影會面臨的挑戰同樣一無所知。這是一部歷史片,對白全是希伯來語,我也參與演出,在戲中和一位八歲的孩子對戲。我本來應該感到擔心,因為我還沒完全準備好,但因為不知道自己的侷限在哪,反倒像是種自信,讓我自然而然地坐上導演椅。雖然一切都顯示我的能力還差得遠,但一旦坐上這個位置,我就必須想辦法做到,且相信我自己辦得到,剩餘的就是拼命努力!

 

這個經驗是我職涯中最令我感覺深刻且有意義的事。我並非想鼓勵大家在毫無頭緒的狀況下作心臟手術,當然,相較於其他工作,拍電影這件事情也不會帶來太嚴重的後果,而且還可以用大量的特效來彌補錯誤。我想說的是,請善用你們現在「對自己無所懷疑」的這點,因為隨著年紀的增長,我們將越加務實,其中包括認清我們自身的能力與缺陷,而這種現實對我們而言是無益處的。

 

「缺乏經驗」是最大的資產,因為你所知道唯一做事的方式,就是用自己的方式

 

人們總說要勇於面對你所害怕的事,但這點對我來說從來都行不通。如果我感到害怕,我就會退縮,而我也會使我的孩子這麼做。恐懼從很多方面保護了我們,它幫助我投入自己的無知當中,變得更有自信,很多人常以這點批評美國的孩子,還有那些成績好及自我感覺良好的人;然而,如果它能幫助你嘗試一些你從不敢嘗試的事情,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你的「缺乏經驗」將成為你的財富,幫助你用更原創及跳脫框架的方式思考,請學習接受你的知識缺乏,並將它視為一項資產來使用。

 

我認識的一位小提琴家告訴我,他不會作曲,因為他知道的曲目太多了,所以每當他開始想寫出一些音符,那些已知的旋律就會立即浮現在他腦海裡。你們最大的優勢,就是當你不知道事情應該怎麼做時,你們可以自由地發揮,因為你的腦中沒有塞滿太多既定的想法,也沒有太多的「理所當然」。而你所知道唯一做事的方式,就是用你自己的方式。

 

你們都將成就一番大事業,這點是無庸置疑的。每當你嘗試新事物時,你的「缺乏經驗」將可引領你走上一條遵循他人價值觀的路,也可使你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,即便你不曉得你正在這麼做。如果你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理由,即便你的這條路有些奇怪或笨拙,也將是完全屬於你自己的路,而你可以藉由充實你的內心,來操控你作所做的事反饋而來的獎勵。

 

謝謝各位的聆聽,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你們如何創造所有美好的事物了!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